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创作广场
走夜路
2020-11-12 14:13  

  走夜路

  苏州市水务局  范坤田

  我是从旧社会过来的人,亲身经历了社会的各种变故,“走夜路”就是我在童年时代的故事,也是一段难忘的记忆。

  我的故乡是在太湖边上,童年时的农村没有电灯,也没有路灯,如果没有月亮和星星,外面就是伸手不见五指,眼前漆黑一团,村与村之间的距离都很远,晚上出门是很不方便的。那时,又没有手电筒,用的是纸糊的灯笼,光照距离短,泥路高低不平,还有沟沟洼洼。所以,在农村晚上一般是不出门的,除非有要事非出门不可。说实话,当时的我年纪还小,是不敢走夜路的,因为我胆小害怕。

  记得在我七岁那一年的冬天,父亲带我到姚舍村去吃喜酒,等我们吃过喜酒闹过新房,已经到了深更半夜了。我跟随父亲回家,一路上经过相王山、陈家舍、西村等小村落,还有田野、桑地、坟墩和庙宇。那夜,没有月亮,仅有一丝暗淡的星光,西北风吹在树梢上,发出一阵阵尖啸声,显得凄凉可怕。这时的我,闹新房的高兴劲头早已没有了,那双颤抖的手紧紧地握住父亲的手。当我们走到相王山边,经过一个一个黑洞的坟堆时,突然“哧溜”一声在头顶上掠过,我被吓了一大跳,“哇”的一声哭了出来。父亲抓住我的手,拍拍我的头说:“别怕,这是一只受惊的飞鸟”。

  在我们将到陈家舍时,迎面隐隐约约有一座很大的围墙,阴森森的令人毛骨悚然。这是一座庙宇,庙的名字叫日相寺,从庙内传出了一阵阵“笃、笃、叮咯、叮咯”佛器声。因为受到神鬼故事的影响,走到这里我就很恐惧,会不会有个新死的亡灵,跪拜在菩萨面前,听候菩萨的审问和发落呢?父亲安慰我说:“不要怕,菩萨会保佑我们的”。我的心刚刚得到一些安定,忽然又蹿出一条狗来,对着我们发疯一样“汪、汪”乱叫,我又被狗吓了一跳。父亲抓住我的手说:“别理它,我们只管走,它是不敢追上来的。”从此我就怕走夜路。

  这是我童年时走夜路的故事,说出来有点荒唐可笑,但让我记忆犹新,终身难忘,害得我几十年里不敢走夜路。怕归怕,有了事,还得出门走夜路。记得在六十年初,大姐的孩子结婚,做娘舅的能不去吗?这时的农村,已经通了电,也通了公路,不再像我童年时那么闭塞。那时我已在木渎工作,骑自行车到大姐家只有一个多小时,所以吃过外甥喜酒连夜就回木渎。这次走夜路是骑的自行车,一路上看到的是黄昏日落的景象。一艘艘归航的渔船,正在进港落帆;一丘丘暗绿色的稻田里,响起了蛙声一片;一簇簇灯火前,有人在乘风凉讲故事;一丛丛朦胧的山树中,有夜鸟归巢的动静。此时的我才感到,夜色中的故乡其实很美。

  现在的故乡,不是原来的模样,已经成为旅游、度假、享受生活的胜地。这里的交通四通八达,车来人往,十分繁荣。这里的亮化工程特别好,每当夜幕降临时,我们驾车游走在灯光灿烂、霓虹闪烁、宽阔的柏油马路时,就会想起我童年时怕走夜路的往事。我想,如果在现在的条件下,即使是在童年,也不会再怕走夜路了。

  
 




 
责编:
 
 
京ICP备14010557号 主办:水利部离退休干部局 网站联系电话:010-63202146
地址:北京市宣武区白广路2条2号 E-mail:lgj@mwr.gov.cn
政府网站标识码:bm20000001 京公网安备11040102700040号

离退休干部局微信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