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创作广场
战士,敌人又思蠢动!
2017-07-19

有这样一位传奇的老人:他身经百战,浑身是胆,他纵横千里,毙敌百余,如果只有伤疤才是一个战士的功勋章,那么他“一无所有;他去过汉城,到过印度,踏进过苏联,遥望过河内,他不是去领略异国风情,而是扑灭侵略者的嚣张气焰;他评价美军像少爷,印军太窝囊,苏军够彪悍,越军很狡诈,只可惜选错对手,遇到了“不怕死”的解放军。

 

他叫张琨,今年84岁,1950年参军,服役的34师101团是解放军的“拳头部队”,期间随部队参加了所有的边境战争,是许多重大历史时刻的亲历者。他于1981年转业到水利部,退休前任水利部离退休干部局副局长。

为了进一步挖掘老兵故事,在建军90周年前夕,我叩开了这位传奇老人的家门。张琨几年前罹患癌症,通过化疗控制了病情,但身体大不如前,很久没有出过家门,衣食起居全靠老伴杨明辉照顾。初次见面,如果不是早有耳闻、做了功课,恐怕无法将眼前这位慈眉善目又略显瘦弱的老人,与战功卓著的英雄联系到一起。但他一开口,那铿锵的嗓音和传奇的经历立刻让人感受到铁血军人风采。

1950年,不满16岁的张琨在湖南省立四中读书,他是校学生会主席、青年团书记,学习成绩优异,即将被保送到人民大学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张琨亲眼看到刘伯承、邓小平冒雨途经长沙,他们轻车简行,自己打伞,挽着裤脚,在泥泞的路面上艰难跋涉,没有一点官架子,与此前派头十足的国民党军官截然不同。张琨深受震撼,当即决定投笔从戎,报效祖国。家里是书香门第,父母坚决反对,希望他继续完成学业。性格倔强的张琨不为所动,毅然参加了解放军,随即奔赴朝鲜战场。战斗间隙,战友们都会给家里写信报平安,他却跟家里赌气,从来没有寄过一封家书。

 在张琨眼里,穿上军装就是战士,战士就该上战场。在一次演习中,一枚迫击炮弹炸膛,当场炸死了5、6名战友,一个长得高高大大的战士目睹惨状后,竟被吓破了胆,大声叫喊着:“不干了!不干了!”张琨怒其不争,直到现在还清楚记得那个胆小鬼的窘态。

初上朝鲜战场的张琨展现了与年龄和阅历不相符的勇气,即便敌人的炮弹像雨点般倾泻、子弹擦着耳边飞过,只要冲锋号响起,他也会奋勇当先,冲向敌人阵地。领导看中他过硬的战术素养和心理素质,让他当侦察兵,并多次委以险重任务。搞侦查就像是在刀尖上行走,不仅要时刻做好牺牲的准备,还要胆大心细、有勇有谋。有一次,张琨带领几个战士在夜色的掩护下潜入美军腹地,突然听到树林中隐约传出阵阵鼾声,抵近后发现,一个美国大兵独自一人在睡袋里酣睡。张琨暗暗发笑,美国人仗着武器精良,向来狂妄自大,以为在后方就可以高枕无忧了,没想到志愿军就是敢闯这“龙潭虎穴”。他向战友递了一个眼色,大家悄悄围拢过去,竟把睡袋抬走了。不知道这位美国大兵是睡得太沉,还是装睡保命,在途中一声不吭、一动不动。回到营地,这位美国“少爷兵”才从睡袋中爬出来,立刻高举双手,跪在地上,用蹩脚汉语向他们投降:“我是美国人,不要杀我。”这次“梦中捉鳖”的经历,也成为了军中美谈。

经过朝鲜战争洗礼的张琨甚至这样评价自己:“我打仗上瘾,不怕死。”正是无数个像张琨一样把忠心赤胆刻进血肉的战士,汇聚了解放军不怕牺牲的精神力量。历经多次战争后,张琨深切地感受到,这股强大的力量就是解放军接连战胜印军、苏军、越军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苏军入侵珍宝岛时,张琨随部队火速驰援前线,他们冒着零下40多度严寒进行布防。防止被苏军发现,他们天不亮就上岛,埋伏在雪地里,到晚上伸手不见五指才下阵地饿了吃一口炒面,渴了咽一把雪,一埋伏就是十多小时。苏联军队依靠先进的装甲车和坦克向珍宝岛发起猛攻,我方甚至都没有可以击穿坦克的武器。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,他们抱着誓与阵地共存亡的决心,一次次粉碎苏联军队的进攻,最终取得了胜利。

张琨坦言,对越自卫反击战十分艰苦惨烈,同样是以作风顽强而著称的越军,给解放军制造了很大的困难,很多战友不是倒在前线阵地,而是牺牲在冷枪之下,令人唏嘘扼腕。前线指战员同仇敌忾、浴血奋战、勇往直前,最终让越军自食其果。

反倒是当年嚣张跋扈、怀揣“大国梦”的印度,在与训练有素的解放军交战时,竟然军心涣散,一触即溃,狼狈不堪。张琨甚至评价印度士兵太“窝囊”,没有一点军人的血性和民族的气节,这仗打得“太轻松”。

正所谓,醉卧沙场君莫笑,古来征战几人回。然而令人难以置信的是,张琨在30余年的军旅生涯中,尽管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,却从未在战场上负伤张琨将此归因于运气的眷顾,感叹道:“朝鲜战争结束后一起参34个同学只有3个人活着回来,比起那些牺牲的同学、战友,我很幸运。”其实,生活在由无数革命先烈用鲜血和汗水换来的和平环境中,我们岂不是更加幸运。

多年的军旅生活,早已让军人的优良作风融入张琨的血液,转业到水利部后,他仍旧保持军人本色,兢兢业业,淡泊名利,为离退休干部做了很多事实好事,继续在水利战线上建功立业。前几年治病时,医生看张琨年事已高,询问他怕不怕打针。张琨一笑置之,并伸直手臂,对医生说:“尽管来吧!”想必医生并不知道张琨的经历,这位连子弹炮弹都不怕的老战士,又怎么会怕小小的针头呐。

  

在采访接近尾声时,张琨向我展示了他的战地日记。这本穿越50余年、从未向外人展示过的珍贵日记,记录了从朝鲜战争开始,十年间的战场往事。在日记的最后一页,张琨端正留下了这样一段结语:“日记写到这里,我又见到战斗的印章,印记虽已模糊,但却闪耀着战斗的光芒,它使我忆起战争岁月。战士,敌人又思蠢动!”

好一个“战士,敌人又思蠢动!”,这是军人的呐喊,也是老兵的牵挂,读到此处,心潮澎湃,感慨万千。联想到印度国防部长阿伦·贾伊特利在前几天公开声称,“今天的印度已不是1962年的印度”。不知道这位部长先生是否意识到,今天的解放军依旧是那支军纪严明、不怕牺牲的人民军队,当今这支缺少牺牲精神和光荣传统的印军,恐怕只会重蹈覆辙。殷鉴未远,还劝印度勿思蠢动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欢迎关注水利部离退休干部局官方公众号

      




 
责编:
 
 
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部离退休干部局版权所有
主办单位:水利部离退休干部局 地址:北京市宣武区白广路2条2号
联系电话:010-63202149 E-mail:lgj@mwr.gov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