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创作广场
怀念我的岳父陈信斌
2017-06-21

  

我的岳父常怀堂,也是我的恩师。老人家走的太突然了,以致我们猝不及防,伤心不已。

2016112日凌晨,乍寒还暖,岳父外出突感心脏不适,晕倒在路边,姨妹接到电话后,迅速开车将父亲送到医院抢救,终因心血管破裂,九时许仙逝。呜呼!一句遗言也没交待,其他三个女儿女婿和岳母均不在身边。等我从会场上赶过去,老岳父额头已冰凉,我顿感大脑一片空白,全身冰冷,泪水止不住外流。岳母随后赶到医院,见是如此,嚎啕大哭……守灵当晚,我含泪写下“一生辛劳求功名,两个社会苦打拼;三寸铁笔写春秋,四双儿女常怀恩。”总结岳父一生。

太突兀了,昨天下午岳父还应泰山庙小学的邀请,给孩子们讲老省长张体学修建丹江口大坝的故事,今早就阴阳两隔,亲属谁能相信?谁能接受!家里菜谁买?我儿放学谁接?他著述的《张体学与丹江口大坝》一书还没出版啊!老天爷,他还要干很多事情啊!

19365月,岳父出生于桐柏山下随县解河乡一个贫苦农民家庭,从小给地主放牛,抗日战争时期参加儿童团,解放后发奋读书,考上湖北师范学院(现湖大)中文系读书,中途因病休学一年。1965年毕业分配到丹江口工程指挥部《丹江口报》任编辑记者,采写了大量的反映丹江口水利工程建设的重大事件和模范人物。他老人家生前经常翻阅保管的已发黄的《丹江口报》合订本,给我们讲当年发生的历史故事。报社撤后,他给工程局局长夏克当过秘书,又到工程局工会工作,后又到党委宣传部工作,长期担任副部长兼中国水利报社驻汉记者站站长,为当时的郧阳地区和汉江流域地区撰写了上百万字的新闻好稿,得到了沿线地区干部群众的高度好评,结集出版了《汉江风采》一书。199712月,岳父光荣退休,仍笔耕不辍,加入中国作家协会湖北分会。他整理早年工作时和汉江丹江口工程指挥部指挥长、湖北省省长张体学接触了解的工作点滴事迹,汇集完成了20多万字的报告文学《张体学与丹江口大坝》,已报汉江集团领导同意,准备出版,可他老人家已仙逝,实属遗憾。

记得我和岳父大人相识是1990年,当时我在丹江口人民广播电台当记者,采写了一篇人物通讯《办电愚公曹清来》发表在《中国水利报》上,他看到后,打电话找我,称赞写的不错。我久仰岳父大名,说改日求教。

  

当年夏天的一天晚上,我去岳父家拜师学艺。他家住在张家沟小区沟垴一栋平房里,正赶上岳父家里有客,坐了一桌子客人,估计十人左右。说明来意后,岳父说自己不能喝酒,让我帮忙陪客,当时喝的啤酒,我一气敬客人喝了十几杯,没吃一口菜,岳父很高兴。后来,我再去岳父家,岳父就教我如何抓新闻,怎样写消息和通讯。当知道我喜欢美术,当过美术老师后,他说三女儿也喜欢画画,让我教教。我一看三女儿素描画得不错,就相互认识了。后来就相知相爱,两年后结婚。

岳父为人善良厚道,从我们谈恋爱起,岳父不嫌弃我出生农村,就让我到他家吃饭,结束了进城单身生活。从此,我发奋写报道,白天跑新闻,晚上赶稿复写,岳父修改,妻子帮忙抄写,每天都有新闻稿发出去,每周都有若干稿费单寄过来。市委宣传部领导赞扬,每年受到各级表彰奖励,也增加不少工资外收入。199291日,我们为钟祥市办了件大事,我们合写的内参《湖北大柴湖防洪围堤崩岸严重》在人民日报《情况汇编》第529期发表,引起了国务院和水利部的高度重视,李鹏总理签批意见,移民大镇多年隐患得到解决。为此,钟祥市领导安排移民局长每年来丹江口看望岳父。

1994年初,我被选调进市委宣传部新闻科。在岳父的言传身教下,我的新闻素养和文字水平都有了很大提高。我们还合写了很多重大报道,在市内外产生很好反响。后来用稿费购买了一台一万多元的摩托车,工作生活方便多了。岳父喜欢钓鱼,我就经常星期天带岳父去老河口薛集、泰山庙及城区周边钓鱼。

2004年春,我从宣传部到乡镇任职后,岳父也经常来采访,写文章支持我。在官山镇任党委书记期间,岳父每年春天进山一趟,和党委宣传委员、干事一起谋划宣传,进行传帮带。撰写了反映和房县交界的铁炉村自力更生打通边界路《向大山宣战的铁炉人》(刊载十堰日报2008530日),以及打通官盐旅游通乡路、十房高速公路拆迁建设《奏响动人的拆迁乐章》(刊载十堰日报201062日)等有份量的报道,在市内外引起巨大反响,为官山彻底改变交通落后面貌提供了良好的舆论支持。

在移民局当局长期间,老岳父又帮我完成了启动20年没完成、80余万字的《丹江口市移民志》编撰工作。老岳父对初期移民历史很熟悉,历时三年辛苦校稿,避免了很多差错和谬误,厚厚的志书就是无言的丰碑。近两年,岳父还经常参加市政协组织的旅游地名命名活动。

从结婚到现在,20多年我们基本没有开过伙,都在岳父家生活,岳父买菜,岳母做饭,还不收生活费,岳父还帮我接送儿子上学,小儿有求必应,目的是让我安心工作。

总之,岳父对我们一家的恩情比青山还高,比汉水还长,感恩之余,无以回报。近几年,只要周末我在家休息,都会开车带岳父岳母去郊外转一转,吃顿饭,钓钓鱼,让他们享受美好人生暮年。去年中秋节,我一家带二老走麻竹高速去他老家随南大洪山西游记公园游玩,泡温泉,参观第二省委大院和张体学博物馆,他很高兴,还做了笔记。我还答应带他们去随北桐柏山和山西洪洞县大槐树看看。谁知岳父走这么匆忙,要不然,我就会加快节奏步伐。工作再忙不是理由,我有愧啊!

爸爸呀!我们今年过年一刻不得安然,度日如年,正月初三、初四,我们三个女婿开车带岳母去随州看望二姨一家,还去了岳母出生的地方“戴家仓屋”,为姥爷烧了纸,还准备去你们二老去过的桐柏山通天河、水帘洞找你,可惜天下大雪,急忙返回。

呜呼——近几年,父母、岳父相继没了,天塌了!我无依无靠了!我无师尊关心了!我不得不长大了!怅然失魂,心在何处?路在何方?苍天在哪儿!我发誓,一定要把您没完成的遗愿完成:您放心,我一定协助汉江集团党务工作部把《张体学与丹江口大坝》一书出版,到时“送”您几本,以告慰您在天之灵。您放心,我一定把岳母照顾好!您放心,我争取把您宠爱的外孙儿教育好,让他将来成为社会有用之才。

爸爸,您安息吧!

 

 

作者陈信斌系湖北省丹江口市总工会常务副主席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欢迎关注水利部离退休干部局官方公众号

        




 
责编:
 
 
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部离退休干部局版权所有
主办单位:水利部离退休干部局 地址:北京市宣武区白广路2条2号
联系电话:010-63202149 E-mail:lgj@mwr.gov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