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创作广场
默默耕耘持夫业 勤劳节俭度平生——怀念刘芸生老人
吴頔 李攀
2016-09-01

  准时正点,正襟危坐,聚精会神……刘芸生老人的晚年时光,每天晚上7点钟,无论春夏秋冬,她都会提前换好正装,坐在电视机前,收看《新闻联播》,了解国家大事,尤其是关注水利方面的重要新闻,哪些地方正面临洪水的威胁,哪个地区在遭受旱魔的侵扰。她总是感叹:“干水利工作不容易啊!”作为共和国第一任水利部部长、著名爱国将领傅作义同志的夫人,刘老对水利有种特殊的情感。尤其在“七下八上”的主汛期,她对全国的汛情更是特别关注。

  今年8月10日,就是全国主汛期的最后一天,这位106岁的老人,永远地离开了我们。8月18日上午,北京八宝山殡仪馆气氛凝重,人们眼含热泪前来为她送别,当耄耋老人从轮椅上站起,在别人的搀扶下颤颤巍巍鞠躬的时候,没有人不为之动容。大厅外,天空飘起了细雨,像是在用这种方式表达哀痛。

  刘芸生热爱党和国家,参与促进祖国和平统一事业,积极参政议政;她为人谦和,崇尚节俭,心系水利。傅作义在担任水利部部长的23年中为水利事业呕心沥血,刘芸生则相夫教子,默默支持。傅作义为水利事业做出的重大贡献,与刘芸生在背后的支持与奉献密不可分。

  热爱祖国,参与抗战,积极支持国家建设

  刘芸生祖籍安徽,1910年6月出生在天津一个商会家庭。1929年与傅作义结婚。结婚后不久,傅作义就任绥远省主席,夫妻二人一起到了绥远。

  1931年,“九一八”事变爆发。为了储备力量全力抗日,傅作义学习共产党的经验,开办了乡训所,加强军事训练。刘芸生除了料理家务之外,也帮助乡训所开展图书阅览活动,引导学员阅读进步书刊,并举办文化娱乐活动,全力支持傅作义积极抗战。

  1933年,日本占领热河,向长城各口分路进攻,傅作义提出“宁做战死鬼,不做亡国奴”,砥砺军民共赴国难,并率59军前往怀柔,负责独石口防御战。女儿傅克谨已到耄耋之年,她说:“对于抗战的往事,母亲生前虽然说得不多,但有的故事还是常常提起的。”比如,被称作“最后有力的光荣一战”的那次战役。“那一次,父亲和友军成功地阻击了日军十多次疯狂进攻。母亲则率领女子战地慰问救护团赶到前线,开展慰问和救护工作,全力抢救伤员。”虽然未曾经历,但是母亲的讲述,给傅克谨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  抗日战争期间,刘芸生还做了很多工作。1936年,日军进攻绥远时,傅作义在绥远东部的红格尔图百灵庙阻击敌人。为了让外界了解绥远抗战,刘芸生在红格尔图的玫瑰营举办舞会,招待中外记者,希望他们向全国和全世界传达中国人民抗战到底的决心。后来,傅作义又参加了忻口会战、包头会战、绥西战役、五原战役,与日军展开了殊死战斗,刘芸生则做着力所能及的工作,支持着丈夫。“父亲率军抗日的时候,其实母亲也在忙着做很多事情。我听说,母亲曾率领女子战地救护团通过向战士宣传战争动员法令、散发报纸、教唱抗战歌曲等方式,来鼓舞士气。战争中,她还与战地慰问救护团的姐妹们负责起救护伤员的任务。”抗战时,小儿子傅立还没出生,尽管对那些年母亲的经历了解不多,但和哥哥姐姐们偶尔谈起时,也撷取了一些片段。

  抗战胜利后,刘芸生积极参与到促进祖国和平统一的事业中。说到北平和平解放前的故事,傅克谨接过了话题。“那次,母亲带着我们兄妹几个坐飞机去重庆,当时我只有12岁。我们当时住在张伯苓(中国著名教育家)的家中,他和我父亲关系很好,我们受到了很好的照顾。”一个甲子过去,傅克谨依然记忆犹新。当时蒋介石希望傅作义率军南撤,傅作义以固守华北名义拒绝执行,刘芸生的这个举动是想消除蒋介石的戒心。处在那个少不经事的年纪,当时的傅克谨觉得这样的经历有些新鲜,可讲起后面的故事,她甚至有些后怕:“在重庆生活了一段时间,我们就跟母亲上了回北京的飞机,结果被扣了下来。被软禁在一个小旅馆中长达一个月之久,外面有人把守,我们都不能出去,只有人送些菜进来。这段时间,我们都是在饥寒交迫中度过的,那时我弟弟才1岁多。我当时真的很害怕。但母亲一直鼓励我们要坚持,因为父亲做了一件对国家、对人民都非常了不起的大事。”后来在地下党组织的帮助下,刘芸生和子女们才得以飞往香港,从海上辗转到天津,终于与傅作义团圆。

  新中国成立后,刘芸生积极支持国家建设,积极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。她参加了由原国民党知名人士的夫人组成的夫人支部,在宋庆龄、何香凝的指导下,认真学习中央文件和时事政治。在抗美援朝时,她和夫人支部的姐妹们夜以继日赶制绢花义卖,捐钱捐物,编织手套及写慰问信送给前方志愿军战士。“那段时间,母亲依旧很忙碌。”傅克谨回忆道,“后来我了解,那时候她主要是协助政府开展扫盲运动、辅导夜校、帮助街道工作,还经常提些建议。”刘芸生在争取女权、婚姻自由,取缔娼妓并帮助其改造和谋出路,收容流浪儿童和改造青少年罪犯等方面提出的不少建议,受到了全国妇联的采纳和表扬。

  从1975年1月开始,刘芸生先后担任第四届、五届、六届、七届全国人大代表,积极参政议政。“这是母亲在一次会议上发言时人家给拍摄的。”谈起参政议政的故事,傅立拿出照片向我们讲述。据儿女回忆,每次参加会议前,刘芸生总是认真准备会议材料,全力做好各项准备工作。会议结束后,她还要捧回一大摞文件,仔细研读到深夜,认真学习会议精神。

  1966年,傅作义与刘芸生商量,希望将家里的存款和部分财产上交国家,支援国家建设,她欣然同意。傅克谨回忆起这件事时,说道:“母亲非常坚决地支持父亲的做法,并且还要我们也积极配合。”于是,傅作义几次致函周总理,言辞真切,态度诚恳。最终,这部分钱被收进国库,用于国家建设。

  默默支持,无私奉献,时刻关心水利发展

  “目濡耳染,不学以能。”新中国成立后,傅作义担任了第一任水利部部长,刘芸生在背后无私奉献,对水利添了一份关注,多了一份感情。

  傅作义从1949年起担任水利部部长,直到1972年,在位长达23年,为新中国水利事业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。他每年拿出1/4以上时间出差视察各地,长江、黄河、黑龙江、珠江、淮河、海河等许多水利工程,都留下了他的足迹。丈夫每次出差,刘芸生都为会他准备好衣物,对他的工作给予很大支持。此外,她还省吃俭用,自己买毛线,亲手编织了红色的围巾、帽子等,亲自拿到水库工地上,作为礼物送给水利一线职工,表达自己的关爱。年轻时,她还曾到葛洲坝水利枢纽参观,了解当时的水利发展。

  “有一次,父亲在出差时突发心脏病,多亏周总理安排心脏病专家黄宛大夫及时前往救治,才让父亲转危为安。母亲也同机前往,对父亲悉心照顾。”女儿傅克谨对那段往事印象深刻,甚至医生的名字都清晰地记得。那是1957年4月,傅作义到黄河三门峡水利枢纽参加开工典礼时发生的故事。那段经历不但让夫妻间的感情更加深厚,也让刘芸生更加关注黄河以及黄河上的水利工程。

  繁重的水利工作逐渐压垮了傅作义的身体。1962年年初,中央考虑傅作义的心脏病比较严重,安排他一家到广东休养。傅作义表示,只有让他做些工作,才可以去。中央和广东省委只好同意了他的要求。到广东后,他先后视察了花县水库、新丰江水电站及新会、佛山、高要等地的水利工程。每到一座水库,他都是先服了预防心脏病的硝酸甘油药片,然后再登上坝顶了解情况。刘芸生则每次都为他提前准备好药品。

  到了晚年,虽然由于年事已高,听力有所下降,但刘芸生的视力依然很好,每天都要定时收看《新闻联播》。“要是看到哪儿受灾了,她还会双手合十,为灾区灾民祈祷。”老人的真诚和对水利的感情,让二儿媳鞠军平十分感动,“母亲总说,我们国家大江大河多,治理起来特别不容易,一发洪水就需要大量人力物力抢险救灾,所以看到这些场面就会非常揪心。”有一次看到电视里洪水泛滥、冲破圩堤的场面,刘老紧张得颤抖起来,及时服下几片药才镇静下来。

  今年的洪涝灾害情况怎样?受损的工程现在是否已经修复了?……直到晚年,每次水利部的同志到家里看望时,刘老都会问起有关水利的问题,而由于与黄河的特殊情愫,每次她都会问及黄河小浪底水利工程的情况。在了解到水利事业不断发展,取得很大成绩,一次次洪水被成功防御,农村饮水安全问题得到解决等好消息时,刘老总是欢欣鼓舞。

  抚育子女,勤俭持家,高尚品行影响子女

  作为水利部部长的夫人,除了用行动关心、支持水利工作外,留在家中抚育儿女、操持家务是刘芸生多年以来的生活重心。

  在子女的教育问题上,刘芸生始终严格要求,在学业上容不得一丝马虎。在她的悉心教育和严格要求下,有六个子女考入名校,其中,四人考入北京大学,两人考入清华大学。“孩子们能取得这样优异的成绩,和刘夫人的严格要求是分不开的。”傅作义的秘书胡逵说道。在子女们参加工作以后,她还经常教育子女认真工作,回报国家,奉献社会。

  (上接第五版)

  不仅如此,刘芸生在生活中勤俭持家,乐于助人,先人后己,为人谦和,平易近人,以优良的生活习惯和作风为家人做出表率。身为部长夫人,刘芸生完全可以享受较为优越的生活,但她一生崇尚节俭,最爱穿的是卡其布衬衫,最爱吃的是粗茶淡饭。在刘老的家中,不管是房屋装修还是桌椅板凳,我们都看不到一丝华丽的痕迹,有的家具甚至一用就是几十年。刘老不仅自己节俭,还要求子女省吃俭用。每年,到了时令瓜果上市的季节,照顾刘老生活饮食起居的二儿媳都会买来新鲜的水果让婆婆品尝,每每这时,刘老总会说:“水果刚下来,一定很贵,咱们就尝尝鲜,以后别买了。”

  虽然对自己十分“吝啬”,但刘老对待别人却十分大方。“妈妈每次在小区里看到捐款通知,总是毫不犹豫前去捐款,每次都要捐几百元。在街上看见遇到困难、乞讨生活的人,她也要掏出钱来,帮助他们。”鞠军平感慨,“帮助别人是她最大的心愿!”

  在生活中,不管是对待子女、保姆,还是小区里的保安、清洁员,刘老总是为他人着想,先人后己。别人每次给她端来水果饭菜,她都要先分给对方一半,确认对方吃过了,自己再吃。每逢春节,刘老还会给小区里的工作人员精心挑选礼物,并让子女送到他们手上。

  不麻烦别人,是刘老一直奉行的信条。

  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每年都安排刘老到北京协和医院进行体检,但她从来不愿麻烦别人,经常是几年才去一次。每次家人催促刘老去体检,她总说:“我身体很好,不需要体检,不麻烦大家了。”

  刘老出门总是自己坐公共汽车。她80多岁时,依旧步履轻盈,精神健朗,满面春风;说话时,表情从容、平静,思绪清晰,讲理透彻。

  刘老一生热爱劳动,总是把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。在100岁之前,生活几乎全部自理,甚至自己动手做家务。“她隔三差五就要对碗筷进行消毒,从烧水到煮碗筷,再到最后的晾晒,整个过程往往要持续两个小时,完全不需要别人帮忙。”傅克谨介绍。不仅如此,刘老还总是自己洗衣做饭,在生活尚能自理的时候,她总是亲力亲为。有人建议她请个保姆,她却说,“活动活动挺好的”。

  刘芸生就是这样一个人,为人谦和,崇尚节俭,善待他人,甘愿过普通人的生活。她用高尚的品行影响着子女,以认真的态度对待生活,默默无闻支持水利,辛勤耕耘相夫教子,在平凡中闪耀着光芒。

  刘老去世的消息,让广大水利系统的干部职工感到悲痛。部党组第一时间向家属表示了慰问,陈雷部长、刘雅鸣副部长分别到家中抚慰她的家人,并为刘老敬献了花圈。

  如今,我们国家愈加繁荣富强,今年的防汛抗洪抢险也取得了决定性胜利,刘芸生老人可以安心了。




 
责编:
 
 
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部离退休干部局版权所有
主办单位:水利部离退休干部局 地址:北京市宣武区白广路2条2号
联系电话:010-63202149 E-mail:lgj@mwr.gov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