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创作广场
峥嵘岁月赤子心 半个世纪水文情
刘平贵
2016-07-04

  韶华易逝,光阴苒冉,半个世纪过去了。1966年,来自“鱼米之乡”的18名安徽青年,怀揣“援陕兴水”的赤子之心来到陕西,分配在基层一线“挑大梁”,担负重要水文测报工作,献出了青春。当年英姿勃发的青年,如今都进入桑榆晚景。前不久,几位援陕同仁欢聚西安,回忆过去的峥嵘岁月,感慨之言不绝于口,我情不自禁地说:“时光若能倒流,真想回到过去的水文生涯中再搏一回。难忘啊,难忘!”往事并非如烟,其情其景、其人其事,常在梦中萦绕…… 

1966年,安徽省水文总站滁县分站欢送刘平贵、韩广钧(前排右起第三、第四)支援陕西工作临别留影

 

  18名青年大多20来岁,年龄最大的30岁出头,原在条件优越的安徽水文系统,响应“支援大西北”号召,自愿申请,经组织选调来陕支援。其中一对夫妇,男名黄尹之,转业军官,专长工程测绘,来陕后在基层测站任站长多年,后来担任汉中水文局工程师,爱写作,精书法,有《诗文小集》《夕阳之歌》等作品;女名张锦芝,在基层测站任工程师多年,业务娴熟,两人退休后定居汉中市。又一对夫妇,男名胡宏道,一直在柞水水文站任站长;女名许道荣,两人同在一站,人称贤内助,退休后定居柞水县。还有一对夫妇,男名牟秦宏、女名徐云波,来陕后在水文机修厂工作,数年后调入省水利技校任教师。韩广钧,未婚大龄青年,来陕后娶了个能干的西安媳妇,在基层测站工作数年后,调入省水文局,专长水文调查和洪水分析,后晋升高级工程师,退休后定居西安市。高铸,爱好体育运动,篮球前锋,人称“小老虎”,一直在基层测站任站长,退休后定居汉中市;朱金如,长期在丹凤水文站担任工程师,爱打乒乓球,曾多次参加县、市竞赛获奖,退休后定居丹凤县。刘俊然,曾在马道水文站任技术员,工作细心,“8.18”褒河特大洪水中该站因报汛准确及时立功受奖,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杨静仁来站慰问职工,该同志退休后定居汉中,不久前病逝。李东昌,长期在基层测站担任技术员,后来调入宝鸡水文局任工程师,退休后定居宝鸡市。朱命柱,在基层测站任担技术员多年,长期过着“牛郎织女”的生活,风趣幽默,人称“老顽童”,后调回安徽,退休后定居黄山市。董长青,长期在基层测站工作博学多能,专长水文分析计算,“文革”期间遭错误批斗,后来调入水利部南京水科院任副研究员,退休后定居南京市。朱元光、杨友朋、刘震南、孙献清(女)等4人,来陕后也都在基层测站“挑大梁”,做出了贡献,数年后调回安徽、江苏。至今仍心系陕西水文,常来信来电问讯。

陕西省中小河流水文自动监测设备

 

  我在18名青年中年龄最小,受到的关爱多一些。在省水文总站分配时,我要求去延安,领导说:“你年龄小,来自水乡巢湖,让你到陕南洋县水文站,古称洋州,也是鱼米之乡。”到洋县站后,让我“挑大梁”,负责流量测验和站房基建,很忙。那是艰苦创业时期,测报技术落后,技术标准执行旧《水文测验规范》,测验任务繁重,由于基础设施简陋,洪水测验依靠“人海战术”。大洪水测浮标全站7人全上阵,上中下断面要有人分别操作经纬仪测记浮标、观测相应水位兼顾报汛,还要用舢板小船投放浮标。舢板船放浮标非常辛苦,而且危险,必须提前将船拉行上游500米,再横渡600米江面放浮标。记得有ー次抢测当年最大洪峰,我与船工老闫、测工老杨登舢板船放浮标,横渡江面时小船犹如离弦箭矢穿行在波涛之中,老杨老闫站立船头船尾,奋力挥篙,“嗨哟,嗨哟”地呼喊,我抛掷浮标,三、四分钟小船到达对岸,观看的村民众多,喝彩声此起彼伏,那场景如同端午节赛龙舟似的,非常热闹。测站工作艰辛,职工团结友爱,老杨把菜地种得郁郁葱葱,四季不缺菜,老闫常下河捕鱼改善生活,加之站群关系好,倒其乐融融。不久我被抽调到测绘队,负责勘测建站和地形测绘作业,流动性大,接触人多,趣闻轶事也多。如,有一位姓谢的水文站长,精明能干,水性甚好,擅长潜水捉鱼,我见他有一次潜水10分钟未露头,心中焦急,忽然他冒出水面,口中含鱼,双手执鱼,裤裆里还夹着鱼。还有一位姓黄的测工,做事干净利落,妻在家难产,我们找平板车送医院,他说稍等让妻吃点东西,在厨房做了一个锅盔馍进卧室,双手捧着贴近妻肚皮呼唤:“乖宝宝,听爸话,快出来吃馍……”,逗得疼痛中的妻笑起来,腹腔收缩用力,竟然“噗”的一声生下孩子,遂起名“盔儿”,后来长大也成为一名能干的水文测工。此外,职工中还有深山烧炭、丛林遇熊、伴蟒小憇等真实故事。

  秦腔粗犷,秦人豪放。陕西水文职工中爱唱秦腔的颇多,一位朋友在我家玩,唱起秦腔,如同狼哞虎啸,我埋怨他声音太大,叫他别吼,他一点不恼,哈哈大笑说:“你夸我咧,吼是秦腔本色,狼哞虎啸才是最高境界。”可见秦人秦性,陕西人朴实义气。我在“文革”中遭错误批斗气得吃不下饭,一位老师傅劝我:“好小伙,沉住气,看远些。”1969年寒冬,我痔疮发作流血不止,住院手术治疗无家属陪护,一位老站长跑来照料,帮我清洗血衣。除夕那天,一位老领导悄悄地请我去他家吃团年饭,安慰说:“孤身在外,每逢佳节倍思亲,就当自己家……”困境中的我倍感友情珍贵。此情此景,至今难忘。“文革”后,我恢复工作于汛前骑自行车检查山区雨量站,日行一百多公里无处就餐,中暑昏倒在地,多亏修路民工送到医院救治。我在元墩水文站架设缆道时从9米高支架跌落水中,岸上职工和村民急忙跳水救护,搀扶上岸,见无外伤不放心,拿来跌打损伤药酒让我喝,在胸背反复擦拭防治内伤,后无恙。此恩此德,终生不忘。 

  1984年,我担任汉中地区水文站站长,开始进行站队结合改革试点,“三个老大难”问题(即职工找对象难、子女上学难、看病难)得到缓解,水利部水文司在汉中市召开了站队結合改革经验座谈会。此后,我参加了水利部“水文改革调研”、“水文行业编制定员调研”、“中苏水文边贸洽谈会”,参观了苏联远东水文气象局及下属水文站。1990年,我调任省水文局副局长,提出水文勘测队及基地建设方案,经领导班子研究后开始实施,但因经费不足,进展缓慢。

1989年夏,刘平贵与水利部水文司综合处长王玉辉、长委水文局副局长涂善超在黑龙江作《水文事业单位编制定员标准》调研时留影

 

  2005年,我退休后自费考察黄河,从黄河源头,到“天下黄河贵德清”的贵德、“泾渭分明”的三河口、“地上悬河”的黄河下游、黄河口等,饱览山河,笔耕不辍,发表了十多篇论文,其中有《黄河沙多水少的辨证论治》《黄河三门峡水库的功过剖析与思考》《黄土高原退耕还林发展林果业的启示》《渭河二华夹槽凹地退田还湖构想》《陕西近代典型洪水灾害》等。绵薄之力,聊表寸心。

2007年,刘平贵退休后参与编写《陕西省水文志》

 

  近10年来,陕西水文进入全面创新快速发展时期,亮点纷呈。最为精彩的是自动测报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,实现水文监测在省境内全覆盖,先进的技术装备,发挥了“互联网+水文”技术优势,摆脱了过去的“人海战术”,形成“巡测优先,驻巡结合,应急补充”的水文测验体系,工作效率和成果质量明显提高;水文数据按统一模式实时采集,固态存储,自动传输,汇总整合,通过水文信息服务平台实时查看,拓展了水文服务面;站网密度也大幅度提升,达到了世界气象组织的站网密度要求。更令人欣慰的是,重要水文站普遍建成了漂亮适用的办公楼和宿舍楼,中小河流安装了自动测报设备无需驻守,彻底解决了历史上的“三个老大难”问题。如今陕西水文的大好局面,浸透着数代水文职工艰苦奋斗的汗水。抚今追昔,感慨万千。作ー首填词歌曲《阳关三叠·水文之恋》,寄托心中永恒的情思:

  峥嵘岁月赤子心,半个世纪水文情。桑榆晚晴壮怀酒,抚今追昔唱水文。

  忆洋州,叹洋州,几多艰辛几多愁,舍生忘死搏激流。浪花飞舟,浪花飞舟,千年涛声仍依旧,仍依旧,何日解忧愁?

  今无忧,永无忧,ー代新人竞风流,战洪降灾显身手。喜上心头, 喜上心头,美酒当歌乐悠悠,乐悠悠,欣看春风摧杨柳!

  (作者简介:刘平贵,安徽省巢湖市人,中共党员,退休干部、陕西省水文局原副局长、高级工程师、陕西辛亥后裔联谊会副会长。)




 
责编:
 
 
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部离退休干部局版权所有
主办单位:水利部离退休干部局 地址:北京市宣武区白广路2条2号
联系电话:010-63202149 E-mail:lgj@mwr.gov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