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创作广场
我对果树“新整形方法”的改革创新
部机关 谢永发
2016-06-23

  1939 年,父亲过度劳累病死一月左右,我在母亲一念之仁里出生,在母亲和年长哥哥辛勤劳累下长大。1963 年,从南京林学院毕业,被推荐到原国家计委林业森工局工作。在经历一年左右农村锻炼和参加北京京密引水工程清淤等考验后,1966 年2 月成为中共党员。后参加中央抗旱工作组,到内蒙古锡林郭勒盟阿巴嘎旗查干诺尔蹲点。

  年底回京后,参加计委造反派。后因我耿直性格,在对立派诬陷反击下,被定为“派性严重”。1969 年底,下放计委襄北五七干校。由于自己学林业专业,所以决心在干校从事果树科技,为国家做点贡献。

  1974 年,襄北干校合并到西华五七干校后,本人从事400 余亩果林繁琐复杂艰苦管理,那个果园每亩只能栽八到九株,是典型的大冠稀植园。我和同事尝试进行机械化自动喷药试验,但都失败了。我认识到苹果、梨、桃等果树的大冠稀植,不符合农业机械化生产,也与人类错误的栽培管理密切关连。我先后到山东、郑州果树所、西北农学院,以及陕西省宝鸡县天王公社等地参观学习,从汪景彦的折叠式扇形和水平台阶式扇形受到启发,运用到干校果园管理实践中。过去书本强调“良种是根本,水肥是基础,密植是前提,修剪是调整,"植保是保证”,对幼树采取年年短截修剪,促进主干枝和主侧枝生长。由于幼树本身营养生长强、生殖生长弱,再采取短截为主的整形方法,使营养生长和生殖生长矛盾加剧发展,正是造成传统果树形成大冠稀植下结果晚不能高产的重要根源。

 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,主要是人们对丰产树形缺乏认识,把幼树“整形”和大树“修剪”两个不同概念相互混淆,将修剪概念绝对化。或者说是将短截、缩剪与疏枝下的“剪枝”与“整枝”两种不同技术相互混淆,用修剪一概而论而导致的。我在总结经验教训实践下改革创新果树“三新体系”中,提出“一弯、二刻、三环剥为主,圈、别、拧、拿(枝)和抹芽、摘心灵活做;整形剪枝宜轻、少,一剪不动为最好。”1997年,这种新整形方法获得国家发明专利。证明苹果、梨、桃等木本果树传统整形方法是不科学、不实用和不能提高土地利用率,真正实现果树矮化密植早结果、早丰产和高产稳产的错误根源。

  我始终坚信果树高度矮密丰产“三新体系”是一个改革创新,不仅对苹果、梨、桃等各种木本果树实用效果十分突出,而且科学性更强、技术通俗易懂,应用更加广泛。“三新体系”除密植园在梯田、坡地、沙荒地、闲散零星空地和水士流失地种植外,在城乡绿化美化(含屋顶空地)釆用“果树绿篱”种植,不仅可充分有效利用耕地,而且能够提高综合效益。本人如今虽年老多病,但仍然希望农业科技能够广泛运用于生产实践,更好地造福“三农”。




 
责编:
 
 
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部离退休干部局版权所有
主办单位:水利部离退休干部局 地址:北京市宣武区白广路2条2号
联系电话:010-63202149 E-mail:lgj@mwr.gov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