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创作广场
我认识的莫测老师
黄立勋
2016-05-25

  我是2004年初认识莫测老师的,因为晋京举办“湖南水利人黄立勋画展”,莫测老师代表水利部文协到我所(湘潭县渡佳坝工程管理所)来挑选画作,并到了我的农村之家——行佳塘。

  莫老师76岁,但精神健旺,高大的身体显出年轻人的朝气,一脸的慈祥,说话不急不慢,初次见到他老人家,我觉得他普通不过了。

  莫老师解放前就有版画作品行世,解放后曾在某某报社任过美编,后来调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部工作。在工作的业余时间,就搞版画。他老作了不少的与水有关的版画:《水上人家》、《坝上风光》、《三门峡》、《平湖》、《江畔》、《电灌站》等等,难怪诗人艾青称他为“水的歌手”。至于他老作品的高妙处有古元先生、晁楣、马克诸先生的论述,我这个半桶子水的人就说不出了,也不必说了。

  到我家里选画,莫老师很有眼光,除了必要的十余幅水利画作外,他尽选我的乡土画,并且选我那些所谓有“笔墨功夫”的画。记得有一幅连印章都未盖,我原先是作稿子对待的,但给莫老师选上了,记得画题叫《月上柳梢头》,后来在北京展出后,我至今都冒盖印,就让它作个历史的见证吧。

  2004年10月间,莫老师与水利美协的几个画家到湖南凤凰写生,水利厅杨子江主席(厅工会)安排我与所长周永煌同志陪同。我们每日爬山越岭,游荡在美丽的凤凰山水中,而莫老师和我们一起爬山,一起游南方长城,一起到德夯看苗舞,时不时抓紧写生。我看他老人家一点都不觉得累,心里想,我到他老这个年纪会有这样的体健么?

  我请求看他老人家的速写,他不像我那样,画得面面俱到,把那些我认为好的山水都画下来了,而他就画片断,甚至是几个分散的景物,如画小船,东一只、西一只,画鸭子游水,只画各个鸭子的动态,还有的甚至是个符号,不成其为一幅完整的速写。我心里琢磨,速写有这个画法的?后来一想:对,主要是搜集素材,抓特征,去繁杂,这是一种高超的捕捉自然界精华的手法。

  记得2004年5月在部里布展期间,有的同志称呼我为“黄大师”,莫老师听了就轻声细语地对那位同志说:“不要轻易称大师,大师多了,我们这个地球装不下呀!”一句话逗得大家都笑了,我这懵懵懂懂的人从来没有阻止过人家称我为大师,现在想起来丑死人。

  2005年4月,我又到了北京,特地拜访了他老人家,我自己买了个金质毛主席像章赠给他,大概两三百元,当时,他老人家没仔细看,后来,我回了湖南,他打电话给我:“立勋同志,你怎么花这么多钱送个金子主席像章啊!我不要,暂时给你保存,你来北京后给你。”记得那一次他老人家送了我两幅版画,一幅叫作《岭上耕》,另一幅叫作《港湾》,他老并在上面用铅笔写上:“立勋同志指正”,真是折煞我了。回家后,我精心装裱成镜片,挂在我家客厅,我天天看它几遍,而其他画友的画,甚至有著名人的画,我都让它们在书柜里睡大觉。

  我业余画了五十多年,也有点点成绩。2005年突发奇想参加中国美协,就整理资料,送到省美协,四月间到北京,也送一套给莫老师看,并请他老做入会介绍人。他看了一下,觉得基本上具备条件,就热心地打电话给中国美协会员部的王主任,王主任说他退了下来,冒负责了,是冯主任接任。莫老师对我讲:“我把材料帮你送到中国美协会员部去,看他们怎么说。”后来,他老人家又电话告诉我:“你要请你们湖南美协将你的材料报上来,这是冯主任讲的……”

  最终省美协没有上报,吹了泡。我在电话里告诉莫老师,莫老师安慰我说:“不要紧,关键不是中国美协头衔问题,而是你的画真正达到了高层次没有!没有中国美协会员这块牌子,不是一样能画画吗?……”听了莫老师的话,我的心平静了许多。

  今年年初,我画了幅小画,连同拜年信寄给了远在北京的莫老师,想不到了3月间,年近八十的莫老师回了我的信,他老人家在信中写到:“立勋同志,您好,感谢您对我的关怀惦念。”我的眼泪都激动得流下来了,多么可敬、多么可爱的一个老头。




 
责编:
 
 
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部离退休干部局版权所有
主办单位:水利部离退休干部局 地址:北京市宣武区白广路2条2号
联系电话:010-63202149 E-mail:lgj@mwr.gov.cn